香港正版四不像跑狗图,香港港妹图库
热透新闻
主页 > 热透新闻 >

范跑跑事件:汶川地震丢下学生逃跑责任推卸学生如今过的如何

发布日期:2022-01-24 06:15   来源:未知   阅读:

  2008年中国有两件大事,一件是在北京举办第29届夏季奥运会,举国同庆;另一件是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举国悲痛。但凡经历过08年的中国人永远也不会忘记汶川地震的时候每个人都心系灾区,机关事业单位、学校、企业等政府、社会机构全部降半旗哀悼这次天灾。

  社会各界踊跃为灾区提供援助,承担起特殊时期的责任与义务,从而在当时涌现出了人民子弟兵、医生护士、志愿者等赈灾英雄。当时全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抗震救灾,当然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如在地震发生时丢下学生逃跑的范美忠,因为他的逃跑和后来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口诛笔伐。

  5.12地震来临时,范美忠正在都江堰光亚学校给一年级的学生上课。根据他后来写的《那一刻地动山摇》叙述,上课前他就觉得空气闷热,学生们的心情也是躁动不安。所以他就把教室的窗户全打开了。

  范美忠回忆当时的场景很细致,细致到和学生们讲了什么话。据他回忆当时在讲《红楼梦》的修辞手法,还没和学生探讨完这个话题地震就来了,开始晃动很小,大家在没在意,再后来,桌子和床都晃动的厉害,以前经历过地震的范美忠忽悠意识到这就是地震。

  可是在这一刻,范美忠并没有惊慌地大喊:地震来了!而是一个人一句话也没说,本能地撒腿就往操场跑,而且是全校第一个到的操场。在这一刻,范美忠全然忘了他的身后还有他的学生,也忘了他还肩负的教师该有的责任。

  如果说,范美忠是受到了地震的惊吓导致地震来时不喊:大家快跑,本能地自顾自逃跑,事后也不会受到大家的口水攻击。问题是,事后他恬不知耻地说,每个人都有选择自由与生命的权利,不要说学生,哪怕是他妈也不能让他放弃自己的生命去拯救。话语中说的那么的绝情那么的冷漠,好像在这个世界他是孤立的一样!

  不仅如此,他还把学生不在第一时间逃出教室的行为,归怨到学生自身上,怪学生平时没做好地震演练,以致真的发生地震后不懂得逃跑。有这样思想的老师真是中国教育界的悲哀。

  试想一下,当时的学生才读小学一年级,他们在灾难来临时,太渴望有人保护了。我们不要求范美忠能像同样经历了这场地震的谭千秋老师一样用自己的手臂护住5个学生那样伟大,但至少在当时,他能吼一嗓子:地震来了,大家快跑。

  那些还未懂事的小学生也能以最快的速度跟着他逃跑出来,并且,他作为当堂课的老师是有责任和义务组织学生逃离教师的。可这些事情,范美忠都没有做,而是“本能”的逃离,他一再强调演练,试问,在演练中难道允许老师不组织学生就跑出来?

  幸好当时地震范美忠班级的学生全都安全跑到学校操场了,不然,如果他的当时学生不幸逃不出教室,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知道范美忠内心是否会愧疚,但肯定会遭学生家长们的怨恨,也不仅仅受到网上的口诛笔伐。

  丢下学生自顾逃跑的范美忠被网友嘲笑为“范跑跑”,而当时教育部门则口头建议光亚学校辞退范美忠,被吊销他的教师资格证。但是光亚学校是都江堰的私立贵族学校,严格来讲范美忠不属于官方教育系统的人。

  所以教育局无权强制要求学校开除范美忠,而范美忠也从没有过教师资格证,所以教育局只得“建议”光亚学校。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范跑跑”事件后,范美忠确实迫于压力离开了光亚学校。

  汶川大地震距离现在已经11年了,那么北大历史系毕业的范美忠,当时丢下学生逃跑的“范跑跑”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学校敢要他吗?还有企事业单位给这个道德有“污点”的人提供工作吗?

  范美忠在2010年12月写过一篇文章《自由选择才能获得教书之乐》,可以看到文章最后的落款是:光亚学校国际部大学预科老师。由此可知,2010年的时候范美忠仍然在光亚学校教书。那么光亚学校当年开除他一定就是暗度陈仓掩人耳目了。

  2018年,时间新闻记者采访了范美忠,关于“范跑跑”后来过的怎么样的真相公之于众。

  原来,发生“范跑跑”事件后,光亚学校迫于压力确实解除了与范美忠的劳动合同。因此范美忠只得背井离乡来到北京一家教育公司上班。在当时,虽然嘲笑、谩骂、攻击范美忠观点的人占大多数,但也有人认为在遇到危难的时候选择自己逃跑是人的本能,不只是范美忠,其他很多人也会这么做,所以理解范美忠当时的做法。这就是为什么除了公立学校还是有其它企业、单位愿意要范美忠的原因。

  但是,北京那家教育公司毕竟身处皇城脚下,当地的教育部门可不允许范美忠在京从事教育行业,所以仅在那家公司不到两年范美忠又被迫回到家乡。

  范美忠的老东家光亚学校并不计较“范跑跑”的那件事,相反,校长觉得范美忠平时对学生很不错,在学生和家长之间的口碑都挺好,而当时地震时虽然是第一个逃到操场的人,但也是那天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人,而且范美忠的教学水平高,是个人才。

  就这样,出于爱才之心,光亚学校的校长又把范美忠请回到学校教书。但是为了躲避当地教育局的检查,并不与范美忠签订劳动合同,而是把他的工资以补助的形式发放,而每次教育局来学校检查工作时,范美忠都会在操场打球,以示没有讲课之“清白”。

  后来,范美忠一直以义工的名义在原学校教书教到了2015年,用他的话来说,他也需要生活,也需要生活费。2018年记者采访范美忠的时候,他已经脱离了教育系统,平时搞些讲座和教育实践赚取生活费,实际上他已经是个自由职业者。

  范美忠在当年那件事发生后,觉得没受到大家的理解,思想上没有同道中人,扬言要做中国最顶级的思想家。可现在,他却因为思想上的困惑而悟道修心。他的妻子曾建议他加入基督教早日摆脱思想的困境,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道家思想来帮助自己解脱思想的苦海。